您的位置 主页 > 经典短句 >

享受初夏,树下露营

 天,白白的,棉花色的,向上是一片辽阔,可以看多远,又可以看多高。透明的天空,越向上,越是白。云在风的作用下,成了运动的存在。它们是懒懒的,笨笨的,是这么闲。没看到什么特别精彩,也看不出有多么思考不到的未知。就是这么干净,就是这么纯净。

    铺一个地毯,静静地铺在这稀疏地草地上面。下面的蚂蚁,一会儿便来骚扰一下,这小小的家伙,身体是这么柔弱,确是灵敏异常,那看不见的小腿儿,看不到它们的动作,便已是前后左右的飞爬。一不留神,便没有了踪迹。可是这地垫上面的,却出现了没有观察到的它们,大概它们也是有策略的,也是有接应的吧!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声东击西呢?

      躺在地垫上面,手脚皆不用动弹,自有自的舒适。躺在这边,是融于这花花草草的,是融于自然的。在这里和们一样地安静,和它们一样安静。花儿在太阳下,沉默着。在地垫上躺着,树叶在上面显示着她的颜色,一小枝一小枝翠绿,悬挂着说不出名字的小果实球。风一吹,则略微地动动。它们是无言的,没有打扰着任何的事物。就在这无声语言之中,却又呈现着它独有的颜色。那是一种生机,更是一种生命的流露。

  此刻的阳光,在树叶的缝隙之间寻找着机会。似乎只要让它们寻求出一丝丝机会,它们便会显示着它们自己独有的能量。它们是强大的太阳送出的千千万万的孩子。它们不能失了它的面子,让太阳失去颜色。阳光普照,辉撒大地。在一片片树叶之间,似乎都有一个个散发着七色的阳光彩虹圈。它们是点吗,?是片吗?可是又在这每一个小缝隙之间画成了那虽然小小的,但是数不清的阳光线,此时它们便是一缕一缕的了。

      坐在地垫之上面,吵着,闹着,要打扑克的是他们。人家还没抓牌,那一只急不可耐的爪子便已经开始了。斗地主毫无团队意识。想怎么出,就怎么出,夹在他们中间打牌,打的岂是技术。该是一种看不完的笑话或者打不出智慧的无奈。交公粮,赢的人收牌,输的人送牌。可是当成看笑话的崽呀!抱着人家的胳膊愣是喊着:“我不要当看笑话的我也要收牌。”苦笑,在这露营的美好世界,享受着时光的窃意。

      一大片的花,那是青色的生命承载着橘黄色的美丽。哪怕是阅尽了沧桑,经历了生活坎坎坷坷的四十多岁的大叔也忍不住拍一把。男的拍,女的让男的当最美摄影师,开着玩笑,耍起了女孩儿臭美的小脾气。小孩子则在草丛上,水管边,玩了起来。是享受盛夏吗?一会儿功夫便从头湿到了裤腿。反正孩子不急,急得只是关心孩子的母亲,大声嚷嚷着,可是手下的活动可是一下不停,帮着孩子处理那湿透的衣服。

      享受初夏,树下露营。在云白的飘荡下,在阴凉的遮蔽下。风微微地,耳边微微地响着美妙动听的歌曲。人,挺美。


《享受初夏,树下露营.doc》

天,白白的,棉花色的,向上是一片辽阔,可以看多远,又可以看多高。透明的天空,越向上,越是白。云在风的作用下,成了运动的存在。它们是懒懒的,笨笨的,是这么闲。没看到...
推荐度:
下载本文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下载本文到手机,方便收藏和打印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

热门文章